主页 > 军事揭秘 > 军事人物 >
中情局里的红色间谍 几十年里过着怎样的双面人生
日期:2016-09-18 编辑:闻讯 来源:未知 点击361次 温馨提示:点击图片可以翻页

  华盛顿—1981年7月1日,时任美国中央情报局副局长鲍勃·伊曼在中情局总部向一名华裔男子颁发了一枚职业情报勋章,表彰他在中情局工作期间尽心尽力,成绩卓著。

  不出两个星期后,这名男子出现在香港,与几名中国情报界的高官秘密会晤,并收下了四万美元的酬劳。

  四年后的1985年11月24日,美国《华盛顿邮报》的头版赫然出现了这名男子被捕的消息。他被指控在过去30多年里一直向中国传递情报。一夜之间,他成为各大媒体追踪的焦点。

  他是美国逮捕并定罪的第一个红色中国间谍。他在美国潜伏时间之长,造成的破坏力之严重也可说是前所未有。

  他是谁?在几十年的时间里,他过着怎样的双面人生?这样的人生中又有多少伪装和谎言?

  线人“舵手”泄露重大秘密

  1982年9月的一天,美国联邦调查局中国反情报组组长IC·史密斯接到同事的一通电话,中央情报局刚刚向他们透露了一个重磅消息,他必须马上到联邦调查局总部来一趟。

  IC· 史密斯(前联邦调查局探员):“他递给我一张纸,上面最多有五六行字,大致的意思是说,美国情报界遭到长时间渗透,对方是个和中国合作的人。基本上就只说了这么多。没有透露这个人的族裔、性别,什么都没有。”

  李肃:“中央情报局是怎样发现这个情报漏洞或者说安全漏洞的?”

  IC· 史密斯:“通过一位了不起的线人。我给他取了个代号叫‘舵手’。”

  这位线人是被美国中央情报局策反的一名中国情报机构人员。他的代号叫“舵手”,这是一个潜水艇专有名词(Planesman,控制潜艇升降的人)。

  IC· 史密斯:“他是那个潜伏在中国内部的人。这个案子能否浮出水面就取决于他。”

  前联邦调查局中国反情报组组长IC· 史密斯。

  不过,由于他的级别有限,他只能向美方提供这名红色间谍的代号,其真实姓名和身份还是扑朔迷离。

  IC· 史密斯:“我们认为他是在美国情报界内部工作,但是这个范围太广了。我们几乎可以肯定他是华裔,不太可能是其他什么人。”

  联邦调查局通过中情局和“舵手”秘密联络,请他协助调查。他们提问, “舵手”回答。

  IC· 史密斯:“有时候回复可能只有两三个、三四个字。 如果我们一次提了三四个问题,或许过了一段时间,你都分不清哪个回复是针对哪个问题的,因为问题和答案用的都是非常隐晦的语言。”

  一个月的秘密联络,支离破碎的线报……,终于,联邦调查局拼凑出了这名间谍的一些基本活动:

  1982 年2月6日,他搭乘美国泛美航空公司的班机抵达北京,入住北京前门饭店553号房间。在客房里,他打电话联络了中国公安部外事局副局长朱恩涛。为了安全起见,两人使用英文交谈。在北京期间,公安部举行了一个聘请仪式,他被任命为副局级官员。当天,中国情报界高层悉数出席,还为他举办了一个高规格的晚宴,发给他五万美元奖金。2月27日,此人离开中国返回美国。

  冲破重重迷雾找出红色间谍

  接下来该如何查出他的身份呢?联邦调查局首先想到的突破口是查询泛美航空公司的旅客名单。可是事情远比他们想像得复杂。泛美航空并不保存旅客名单,也没有储存任何电子数据。更蹊跷的是,泛美航空公司在2月6日这一天根本就没有任何抵达北京的班机。

  史密斯开始怀疑“舵手”情报的准确性,可是中情局担保“舵手”非常可靠。

  在纽约,协助调查的联邦调查局探员在查阅了密密麻麻的航空公司飞行记录后发现,中国民航有一条和泛美航空一模一样的航线,同样从纽约肯尼迪机场出发,途经旧金山飞抵北京。

  与此同时,在华盛顿,另一位联邦调查局探员在对中国驻美大使馆的监听记录中发现了一通不同寻常的电话。

  IC·史密斯:“有一个讲中文的人给大使馆打电话。他说,‘我的飞机晚点了。我只想要有人知道这件事。’”

  一位普通旅客为什么要将自己航班晚点的消息报告中国大使馆呢?这位长期从事对中国反间谍调查的探员提高了警觉。经过核实,打电话的那个男子因暴风雪而延误的航班实际抵达北京的时间,正是那架中国民航航班抵达北京的时间。

  IC·史密斯:“北京的那个‘舵手’搞错了情报,因为泛美航空和中国民航使用的是同一个出闸口。”

  接下来的事情相对顺利了许多。联邦调查局查阅了2月27日中国民航的返程记录,又请旧金山海关调出当天的入境信息,根据线索一一核对:2月6日抵达中国,2 月27日返回美国,华裔,男性……,有一个名字从重重迷雾中显现出来:金无怠(Larry Chin),美国公民,61岁。

  • 本类最新
  • 百态
  • 历史
  • 军情
  • 科技
  • 图库

焦点图片